【83line】你的背包很好看

一发完,一点赫海

01

“那个”

朴正洙转头看了一眼,对到了一个人的眼神。

宅男。他下了这个第一印象。

眼前的人穿着全套的橘色运动服配上红色的拖鞋和口罩,看起来就像是会移动的胡萝蔔,头髮相较一般男性看起来更长,被仔仔细细的压在帽子下,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手上拿着的袋子,隐约能看出装了好几个盒子堆叠在一起,配上袋子上安O美特的商标——虽然他不曾去过,但是那家店开在从学校走到地铁站会经过的地方,加上他是学日文的,对日本动漫文化也有点入门知识,多少都留意过几眼。

所以他推测裡面装的估计是好几盒手办。

“是在和我说话吗?”他脑内转了一圈,顺带将人细细打量一番,浮出无数个他向他搭话的目的,最后还是先保守的提出这个问题。

“你的背包很好看,就像我的一样,不过我的是红色的。”

他在路上遇过推销的,还有填问卷送礼物的。也有次在路上被搭讪的经验,可惜对方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但朴正洙不知道的是,那个人是打着真心话大冒险的幌子,真想试着搭讪他的,却被他冷淡的回应吓得打退堂鼓。而本人毫无这个认知,每每回忆起还感到惋惜。

总之还真没遇到过在路上突然夸奖起他背包好看的。

“为什麽你不买红色的啊?”那个人提问。

他觉得莫名其妙,”我为什麽要买红色的啊?白色好看啊。”

“红色不是更好看吗?”他反问。

朴正洙想,他大概遇到了一个怪人。

左思右想一番,想想这个奇怪的对话也只有一个可能性,突然变得戒备,摸着自己的背包严肃的说,”裡面没钱,我还是个学生而已。”

这下换对面的人觉得莫名其妙了。

“我不是要来抢劫的……”

“那你不会真的是因为要和我说红色的背包比我身上的白色更好看才向我搭话的吧?”

“……是这样没错啦,但红色是真的更好看。”

朴正洙自认没有社交障碍,可是突然体会到和人说话是件很累的事。

“其实,我是一个星探。”说完,他将口罩拿下来。

……长相不差,应该说,非常好看。如果说穿上正装也许真的那麽煞有其事。

但谁会相信穿着整套运动服还配着拖鞋又拿着手办的人是星探啊。

他在心裡默默吐槽,表面还是强装淡定的说,”先生,你在和我开玩笑的吧?”

“我不叫先生,叫金希澈。”

朴正洙吸了一口气,才勉强没让嘴边礼貌性的微笑垮掉,”金希澈先生,不好意思,恕我直言,看你的穿着你应该不是星探吧?”

“对,我随便说说的。”对方理所当然地回了这句。

他转身就想走,为什麽他要浪费时间和这个人说话。

“其实我是想搭讪你的。”金希澈说。

朴正洙心裡鬆了一口气,好险不是诈骗的,只是搭讪的呀。

……哪裡不对。

他在脑内脑补了一齣大戏,关于眼前的金希澈怎麽被朋友威胁利诱,因为打赌输了就要在街上随意找个同性开玩笑搭讪,同情心一发不可收拾。

“希澈啊,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对不对?搭讪完同性后还有什麽任务要求,我能帮你的。”

“我不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啊。”金希澈也有点心累,人生第一次和一见锺情的人搭讪却被误会成要抢劫的,甚至还被以为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那个,我有女友了……我对男的不太有兴趣……”朴正洙装的委婉。想着这人估计能去当演员了,有个好脸蛋跟好演技,一边思考着哪门子的真心话大冒险那麽严格,都到一段落还不能跟路人透漏真相。

“挺刚好的,我对男的也没什麽兴趣。”金希澈自动忽略他说的上一句。

“我只是刚好看上你而已。”

不好,这个好像不是真心话大冒险。

朴正洙盯着他好一会,转身就跑,边跑边确认自己的手机还在不在身上,口袋裡的零钱有没有少了几块,背包有没有在和金希澈说话的过程中不注意被打开的迹象。

所有东西都还在。太诡异了。朴正洙想。

02

第二天,朴正洙还是在回家的地铁站看到金希澈。

金希澈坐在公共电话一旁的位置上,脚上放着一台笔电,霹雳啪啦的对着键盘打字,好像没有注意到他。

他还是同款的运动服,不过换成了绿色。

……胡萝蔔变成花椰菜了,朴正洙想。

他装作没看到快步往手扶梯的方向走,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心裡闪过去。

不会是在等我吧?朴正洙突然抖了一下。

站上手扶梯的那刻他都想直接跪下来感谢上帝了。

但激动不过三秒,他感受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收回他对上帝的感谢。

深深吸了口气。朴正洙不抱期望的看向座位区,刚刚还在上头的人已经不见了,徒留一个空荡荡的位置。他认命的转过头去,果不其然看到花椰菜出现在他眼前,略长的髮丝随着手扶梯的距离越往出口靠近,被风吹得晃呀晃。

“有什麽事情吗?”他问。

“没什麽,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金希澈说。

怎麽有人那麽奇怪啊——

朴正洙在心裡大吼,当然金希澈听不到。

“无可奉告。”说完朴正洙就踩着手扶梯往上走,没继续理会后面的人。

结果走得太急要踏上地面的时候被绊了一下。

在朴正洙以为要用身体倒向地面的姿势示众的时候,后面有双手一隻扯着他的书包另一隻扶着他的腰,才险险稳住重心,没让预想中的丢脸事件发生。

两个人都终于踩到地面之后,朴正洙闷闷地和他说了一声谢谢。

金希澈没把那句彆扭的谢谢听进去,手还留着刚刚扶着心上人的腰的温度,认真的思考起一辈子不洗手的可能性。

“那你能和我说你的名字了吗?”金希澈眼睛都泛着笑意,好看的不得了。朴正洙还没从刚刚的事情缓过来,突然就看傻了。

导致他忽略掉会差点跌倒算是因为金希澈的关係。

“朴正洙。”他说。

金希澈笑得更傻了,满足的样子就像是被老师盖了好宝宝印章的小孩子一样,朴正洙看着也跟着一起笑了,离开的时候还顺口和他说了再见。

回到家以后他跟李东海说完这两天的事情,才恍然回神刚刚说的话有多不对劲。

什麽再见他在说什麽啊?

李东海看着一向自矜的哥哥露出明显懊恼的神情,忍不住大笑了出来,控制不住的手重重的打在他哥不算壮硕的身板上。

完了,不妙。李东海的眼力见总算迟迟的上线,赶紧说了一声还有论文没写完便躲回房间裡面,逃回房时还偷偷窃喜自己又再次全身而退。

朴正洙今天第二次的深深吸了口气。

……自己的弟弟,好气,但还是要宠着。

03

第三天朴正洙依旧在地铁站看到了金希澈。

他有点头痛,虽然已经预想过,但这跟实际上的冲击还是不一样。

今天金希澈穿着一身紫,朴正洙暗自把这套命名为茄子装,其实他有点怀疑,是不是他的衣柜是不是只有五颜六色的同款运动服。

好浪费他的脸呀,朴正洙真心这麽想。

金希澈这时候也注意到他了,把腿上的笔电快速收进去背包裡面,朝着他的方向挥手。

朴正洙才看到他说的那个比较好看的红色背包。

果然还是白色好看一点嘛。

“金希澈,你都不用上班吗?”

“我边工作边等你啊。”金希澈说。

“你是什麽工作的?”朴正洙好奇的问。

金希澈露出一个朴正洙怎麽看都不是什麽代表好事的笑容。

金希澈回他,无可奉告。

朴正洙不想理他了,翻了个白眼看起来要走掉的样子。一边想着他如果在跟金希澈多说一句话他就活该自找麻烦,完全没有意识的今天是自己先搭话的。

“正洙,等等我嘛!”金希澈在后面追着他。

朴正洙没理他,馀眼瞥见后面追着他的金希澈,不自觉也露出了微笑。

“我和你说嘛,正洙啊别那麽快就走了啊。等你好久了。”

朴正洙转头看他,结果金希澈煞车不及直接一头撞上人家。

今天不洗头了。金希澈想。

金希澈摸摸脑门对上朴正洙的一张臭脸。

天啊,怎麽有人就算臭脸也那麽好看。

金希澈回过神来,装正经的咳了两声。

“我是作家。”

“……你又在骗我吗?”朴正洙问。

“我哪有骗过你!”金希澈不甘回嘴。

朴正洙轻笑了一声,”谁和我说过他是星探的?”

……自己作的死,必将回报到自己身上。

“除了那个以外就没有了嘛。”金希澈眼睛眨呀眨的,想试着能不能够打动朴正洙。

“所以就是骗过我囉。”朴正洙笑着说。

朴正洙是笑着的,然而这个笑容让金希澈越看越毛。

眨眼攻势,无效出局。

“我发誓,我真的是作家。”

“不然我怎麽能每天都等你放学嘛。”

话说完还自己咕哝几声,一字不漏的都进到朴正洙的耳裡,关于他怎麽会之前随口说出自己是星探,以及人真的做人不能乱说话等等没营养的话。

朴正洙有点无奈,怎麽就弄的像是自己在欺负人了。

“也才三天而已嘛。”朴正洙说。

“我之后都会来等你放学的!真的!”金希澈信誓旦旦的说。

朴正洙沉默了。

“希澈,我们可以试着当朋友的。但是进一步的关係真的不可能,我和你说过的,我有女朋友了。”

他顿了一下,补充说,”不是左手的那一种。”

“……你们只是男女朋友?”金希澈问。

朴正洙点点头。

金希澈如释重负的呼了声,”还没结婚就好了嘛,不然我们就是通姦罪了。”

“谁要和你通姦啊。”朴正洙内心有点崩溃,一下子理智被金希澈四次元的想法打碎,直接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不通姦不通姦,我们就先当朋友就好啦。”金希澈笑得开心。

没办法。他看金希澈就像是对李东海一样没辄,即使金希澈看起来比他还要更年长一些,他对金希澈甚至不怎麽了解。

严格说起来,他们认识也才不超过36小时。

结果今天分开的时候他还是对金希澈说了再见。

04

“怎麽哥今天还是跟他说了再见啊。”李东海听完今日份的故事毫不留情面的捧腹大笑,笑得眼角都泛出泪来。

终于情绪平復一点,眼角的泪也抹掉后,他才意识到好像有什麽地方有点奇怪。

“哥!!!!!”李东海小火龙式嚎叫。

“那学姊怎麽办!哥你不可以当负心汉!”

朴正洙用死鱼眼对着弟弟看。

“我在强调一次,他是男的,不可能的。”

李东海恍然大悟一番点点头,嘴裡唸唸有词,男的啊男的。

紧接而来又是一顿吵死朴正洙耳朵的笑声折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居然第一次被认真搭讪的经验是男生,那样我就放心了哈哈哈哈哈哈”

朴正洙有点无奈,觉得自己迟早会被李东海的笑声逼到耳膜破裂。

人的笑声和长相是成反比的,朴正洙默默得出这个结论。

“ 啊哥我能问问看是谁吗?搞不好我认识呀。”李东海随口说说。

“他说他叫金希澈,不知道是不是假的。”

李东海呆滞住了。早知道就不问了,他想。

“怎麽了?”

“哥……那个,希澈哥,是我的直属学长来着……”

朴正洙也跟着一起呆滞了。

李东海一脸无辜,”我没想到会是希澈哥嘛……”

“我不是学中文的吗?希澈哥虽然是我的直属学长,结果他中文还比我还要糟糕。”

“最常听他讲的一句中文话是『我是花花公子』,我都怀疑希澈哥是不是只会这句而已了……这个的意思是……”李东海突然想起什麽闭上嘴巴。

“什麽意思?”朴正洙问。

李东海扯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看着朴正洙。

“我还有论文还没写完我先……”

“东海,这个理由你上次用过了,你不跟我说我明天自己去问金希澈。”朴正洙带着微笑将把手轻轻放在想要转身逃跑的李东海肩上,却让李东海感觉肩上的重量足足有十公斤重。

“希澈哥有和我说过他在地铁站对人一见锺情的事但我真的不知道是哥啊,虽然我不希望哥变成负心汉可是如果害希澈哥在哥的印象变不好的话我也会对希澈哥过意不去的啊——”

朴正洙的微笑更用力一点,显得梨涡更加灿烂。

“东海,你还是没有回答到我的问题。”

“……大概是代称男生很多情的意思。”

李东海想,坏事做太多果然还是会有一次不能全身而退的。顺便在心裡默默为自家学长点了盏灯,祝福他。

05

朴正洙回到房裡躺在床上细细想这三天的事情。

其实李东海也没有特别害到金希澈。

他只是有点好奇花花公子是什麽意思而已,金希澈是什麽样的人跟他也没关係。

一见锺情这件事,有可能发生吗?

朴正洙摇摇头,就像是要把这个想法甩出去一样,他那麽多情,搭讪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对多少人做过了。

虽然不能否认他对金希澈这个人产生了好奇,也想试着和他成为朋友,但是要进一步的话……

太荒谬了,他还有学姊呀。

像是要确认这个想法一样,朴正洙滑开手机看他跟学姐的合照,不超过三张,他鲜少拍照更遑论自拍,并不是排斥,只是也不会特别去做。

但这几张照片都是他主动邀学姐一起拍的。

学姐现在在日本当交换学生,为期半年,这个月是学姐去的第一个月,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

现在想想,这一个月来他们通话的次数也不超过三次。

他这三天和金希澈在地铁站聊的几分钟,甚至都还比这三次通话加起来的还久。

而电话每次也都是他主动打的,他不是太主动的人,更不会黏腻腻的每天非得要讲上一个小时才能罢休。学姐也对他说过,说他虽然是学弟给人却更有学长的感觉,明明在多依赖她一点也可以。

他当时只是简单的笑一笑回应,他不习惯依赖人,更正确来说,他不懂得怎麽依靠人。父母在他和东海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跟了妈妈这边,后来妈妈再嫁,他从李特改名改姓成朴正洙,这样的环境使他独立,一上了大学他就离家了。而弟弟那边,虽然一直以来是有着联络的,但更有交集还是等到了现在东海也考上和他同所的大学后从家裡搬出来同住。也许是因为爸爸没有再娶的缘故,相较起来,东海的那份纯真比他保存了更多。

他想起来一年前左右东海把行李带到家门口时,一开门就收到的满怀抱。

那时候他就下定决心,一定对东海很好很好,连带着小时候没有给他的份一起,更要成为弟弟的依靠。

回到学姐这边。他自我安慰大概是学姐在日本比较忙吧。

看了一会联络人上的电话,他的眉头在无意识的时候微微皱了起来,既然都难得想到了,他还是再主动一回吧。

儘管心裡在动盪着。

“喂,学姐?””吃饭了吗?”

电话对面轻笑了一声,”这个时间都要睡了,你怎麽还问我要不要吃饭。”

朴正洙尴尬的乾笑,他都忘记日本跟韩国没有时差了,他们那麽少讲电话,都让他差点以为学姐是到地球的另一端当交换学生了。

如果还有时差能够当作藉口,他也不用假想是学姐再忙了。

日本跟韩国很近。通讯软体的发达更是使任何距离都不是距离。

但心的距离就不是简单的通讯软体可以解决了。

06

朴正洙不怎麽记得昨天和学姐的通话是怎麽结束的。

不过大概要完了。他这麽想。

他没对不起他的预感,一早起床他都还没洗漱好就收到来自学姐的讯息。

“正洙,我很抱歉要和你提出这样的事情。

但经过昨天的电话,我更确定我们不适合。”

可能是因为太过意料之内,他没有太多的难过,打了个哈欠继续看。

“你知道为什麽我们几乎都没有合照吗?去了日本后也不曾主动打给你。

我想知道你能不能够更主动点。

你的生活基本上都围绕着你弟弟,昨天的电话是我最后的希望。

很可惜你除了第一句问我有没有吃饭以后,就没有问我任何近况了。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开玩笑说过,比起学弟,你更像学长。

其实我一直觉得,爱是建立在互相依赖的,无关性别的问题。

我一开始以为,你大概是更希望我多依赖你一些。

但后来我发现,我们的爱是建立在我的依赖上的。

你能理解吗?

我诚心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你能敞开胸怀依赖的人。

祝我们以后都能过得好。”

朴正洙简单的回了讯息,删除简讯与联络人以后,顺手打开相簿把合照全丢垃圾桶,过程花不到五分钟。缓和完失恋的情绪甚至还都绰绰有馀。

连想试着从中沾染点悲伤的情绪,越是悲哀的发现他们一起留下少得可怜,他完全不怪学姐提分手,老实说他认为他更对不起学姐一些。

他放下了手机走往浴室洗漱以后,去弟弟房间叫还在赖床的东海。

“东海,快起床,你哥失恋了。”

上一秒还悽惨兮兮地哀嚎着被窝不希望他离开的人,一下子就被这个震撼弹吓得弹起身来,李东海顶着鸡窝头配上惊慌的眼神的样子,让朴正洙大笑出来。

“哥你真的为了希澈哥甩了学姐吗?”

“我对哥太失望了……”

李东海说完,可怜兮兮地抱着他的被子往牆角缩,看起来就像失恋的是他一样。

朴正洙摸摸他的头,”是我被学姐甩了,和平分手的。”

然后李东海直接哭了出来,哇的一声扑到他身上,哄了好久才愿意下来,泪水跟鼻水还煳了他一身,幸好他还没把睡衣换成外出服。这下真的像是失恋的人是他了,朴正洙想。

07

第四天他们不是在地铁站见面的。

朴正洙要李东海直接带他去找金希澈,很意外的得知他其实是和金希澈同年的,他还以为金希澈比他更大,已经出社会了,毕竟他说他是作家。

……这感觉也是骗他的。

而另一方面,金希澈脸很臭,非常臭。

他昨天补番到两点多,基本上他把能排的课通通都丢在下午,早八是不可能出现在他课表裡的事,因为太有自知之明了。要晚睡星人早起就像是要把他的手办一起丢掉一样困难。最近几天又为了能准时去堵朴正洙连翘几天的课,所以其他课更是缺席不得,还要分心思逃掉分组讨论与教授关爱的问候,使得他珍贵的早晨补眠时间更加重要。

然后,今天有人打断了他。

他原本想直接把手机直接关机,但瞥了一眼联络人,是李东海,想到之后会遭受到怎样的小奶虎式暴力攻击,还是还手不能的那种,他的头就隐隐约约痛了起来。

能怎麽办,自己的学弟,好气,但还是要宠着。

“希澈哥!我带了礼物要给你!你能在十点的时候在学校凉亭裡面等我吗?”

早上十点。多麽毁灭性。自从他大学以后根本没有见过早上十点的天空长什麽样子。

“可是希澈哥你一定会喜欢的……”李东海的声音听起来下一秒就能哭出来,金希澈最受不了眼泪攻势,偏偏这个又对他最受用。

他装作恶狠狠地说,”臭小子!你最好祈祷我会喜欢!”

对面的声音就像是花开了一样,词语间跳动都充满着喜悦。

“希澈哥我们十点凉亭见!”

金希澈有点后悔做了这个决定。他快要到学校凉亭时眼皮跳的厉害。

果然上天也觉得让他那麽早起床是罪恶的。

他眨眨眼,从远处他就看到凉亭内坐了两个人。

“你这臭小子哪时候交了女朋友还知道要带给你学长见见,最好不要你给我的礼物就是跟我说你脱单这件事情……”他一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揉着他的眼皮,没有仔细看李东海身边坐的是谁。

“你说谁是臭小子?”一声不同于李东海的声音传入金希澈的耳裡。

吓得他赶紧放下手睁大眼睛看,看到一旁李东海把双手紧握着放在膝上,头低低的不敢直视他。

……以及他晚点要去等的人。

“早安阿,花花公子。”朴正洙带着他招牌梨涡和他打招呼。

但金希澈完全没有任何心思去注意了,他满脑子想着等晚点要怎麽整李东海。

“如果你在想着晚点要怎麽整理东海的话,我就马上带东海走了,是我要他带我找你的,他是我弟。”朴正洙说。

金希澈心裡苦。

“一起去吃早餐吧,还是你待会有约?”

金希澈还没回,倒是李东海先举了手。

“哥,我等等要和朋友去吃饭……不打扰你们了。”

“谁?”金希澈比朴正洙的反应更大,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

李东海大叫在凉亭旁停着脚踏车的李赫宰,使了一些眼色给他,那人马上放掉正在锁车的作业,一脸无奈地走过来。

“你怎麽还在和那个李赫宰走在一起!”金希澈很凶的问。

李东海眼巴巴的递了一个眼神给朴正洙。

“他是你弟还是我弟阿?”朴正洙瞪着金希澈说。

金希澈只能看着李东海蹦蹦跳跳的往李赫宰的方向走去,小小声地说,他是你弟但也是我学弟嘛……

对面的人没理会他的碎念,直接就往早餐店的方向走去,他才后知后觉的跟上。

旁边跟着李赫宰避难成功的李东海笑嘻嘻的说,我哥能治希澈哥啦。

08

朴正洙点完了早餐以后,看了在座位上就像是小媳妇般的金希澈,被逗出了笑意,虽然他依旧是板着一张脸。

“你不吃早餐吗?”他问。

“我看你吃就好了。”金希澈说。

朴正洙翻了白眼,和早餐店老闆娘又点了份和他一样的餐点。

金希澈欲言又止,眼睛眨呀眨的望着朴正洙。他本来就生的好看,也就仗这张脸才能顶着一般男性驾驭不了的及肩头髮,硬要说有什麽缺点,大概就是明显看出来没睡饱的神情,然而这却又同时给人种慵懒的感觉。

朴正洙撑不下去板着的脸了。

“你不是想认识我吗?”他说。

“我和学姊分手了。你也算是间接的契机吧?不然我也不知道还会僵持下去多久。”

朴正洙停顿一下,看着金希澈像是接受信息量过大而消化不良的样子。

“是和平分手的,跟你没关係。只是刚好你让我想到原来我跟学姊很生疏而已。”

“我不想带给你希望,所以要先说清楚,老实说我也从来没认为自己性取向会是同性,更不相信有一见锺情这种事情。”

“在这样的前提你能接受的话,我们能当当看朋友吗?”朴正洙向金希澈伸出手来,儘管看起来有点公式化,但他认为这是给人善意最直接的行动了。

金希澈不由自主吞了口水。

美好的太过不真实了,不管是朴正洙带着梨涡所绽放的笑容,还是伸出手来的亲切表现。

不会他还在做梦吧?其实他现在还在家中,而眼前人都是他幻想出来的。

是呀,朴和李又不同姓,怎麽可能朴正洙和李东海会是兄弟。

像是突然顿悟了一样,金希澈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对着朴正洙大喊不要过来。

整个早餐店都在看着他们。

朴正洙在空气中晾着的手尴尬的很,他收了回来,没理会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关注,一脸疑惑的盯着金希澈。

“梦太美好了我怕醒来后我会很难过啊……”金希澈低声说了这句话,慢慢的坐了下来后,整个人像是无力一般将下巴贴在桌子上。

“难怪我眼皮会一直跳啊,才不是因为太早起的关係,是因为这是梦的暗示……”

金希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双眼缓缓了闭上。

“如果能不要醒来就好了啊。”

金希澈话说的小声,其他人看着无趣也就各自又专注回自己的早餐上,唯独朴正洙把这些话一字不漏都接收了下来。

朴正洙还在想该怎麽办的时候,老闆娘正好拿来他们的早餐,他点了豆浆跟蛋饼,而老闆娘看他们这样的局势也不敢多说话,站在一旁一脸纠结。

他手指指向桌面示意,老闆娘意会到后把两杯豆浆跟蛋饼轻轻放在桌面上,朴正洙小声的和老闆娘说了一声谢谢。

考虑到装蛋饼的袋子上可能稍微油油的,他拿起了两杯豆浆往金希澈的双颊蹭上去。

“金希澈起床了——如果是做梦的话你能感受到豆浆是温的吗?”

对方闻言眼睛睁开来,直勾勾的向着朴正洙看,朴正洙放下手中的豆浆,也不避开金希澈的眼神,就这样互望着。

然后,金希澈伸出了手,直接凑到朴正洙的脸上捏啊扭的。

朴正洙被用的有些生气了,也不管蛋饼油不油,直接就往金希澈的脸煳上去。

金希澈吓得又再一次从位置上跳了起来,他们也又一次的成为全店的焦点。

……朴正洙闭上眼,深呼吸了一秒钟。他想,他以后一定要常常拿这件事笑话金希澈,才不枉费他现在那麽丢脸。

09

他们好不容易解决完了早餐,也闹腾好一段时间,朴正洙这天的第四节还有排一堂课,马上又得要回到校园去。

从早餐店门口踏出来时金希澈还是一脸喜滋滋的模样。他们刚刚顺便交换了联络方式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朴正洙差点没后悔多外带一份蛋饼好再一次煳在他脸上。

他深思了一下刚刚讲的话,都讲得很清楚,没有任何会让人误会的地方。

但怎麽感觉就像是他已经答应交往了啊。

这样下去可不行,朴正洙想。

“希澈啊,今天不用再来地铁站等我了。”他故作正经的说。

金希澈的脸一秒垮掉了。

朴正洙看了他一眼,没理会,继续说下去,”你下午来等我,上午又没有排课,一定是翘课跑来的吧?”

“我们都大三了,补学分会很累的呦?”

看着金希澈没反驳他,朴正洙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我等等还有课,先走了,你也赶快回去补眠吧。”

金希澈拉了一下他的手,晃呀晃的。

“正洙啊,那晚点我们能见面吗?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说。

“你最后一节课几点?”朴正洙问。

金希澈眉头皱了一下,”大概六点?”

“大概?”

“前几天的分组讨论都先跑了可能要留一下……”

朴正洙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叫东海晚餐自己解决了,我在外面咖啡厅等你下课。”

不知道是被什麽驱使,他伸出手来轻轻敲了一下金希澈的额头。

“我可以等你下课呀,假日也能约出来,别再为了等我而翘课了。”

金希澈突然狠狠地抓住他的手。

朴正洙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他没有敲的很大力吧?

“正洙你这样的话,我可是会误会的啊……”

金希澈拉着朴正洙的手到他的唇边,浅浅

地亲了一下手背,也不多停留,马上就将朴正洙的手放下。

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朴正洙愣了神,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就像是忠诚的骑士在出征以前,虔诚的牵着他所效忠之人的手印下一吻。

“在你答应我更进一步的关係以前,我不会再对你做这样的事情了,所以就原谅我吧?我真的太开心了。”

金希澈严肃的脸没有撑多久,马上就展露出大大的笑容,”今天这样就算是正洙等我放学了呀。”

朴正洙总算回神过来,瞪了金希澈一眼,没有再多说话便转身离去,走不到几步后面金希澈笑声便毫不掩饰的放送出来,他转头看一瞥,眼底映着金希澈带着那个大大的笑容朝向他挥挥手。

还有,金希澈用口型对他说,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朴正洙觉得自己大概脸要违背矜持的红了起来,心脏也比任何一次和学姊相处——哪怕是他有些不自然地搂着学姊的肩用别人推荐的自拍滤镜合照。都从来没有体会到现在这个时刻,心脏如此用力的跳动着。

……好像不太好了。

明明是他先将话讲白的,现在却又莫名感到焦躁了起来。

为什麽刚刚被金希澈拉着手的时候他没有第一时间甩掉呢?

10

朴正洙上课时难得分心了,一开始还能抄着笔记的手到后来也因为专注力不足而停下,教授在台上讲的热烈,脑中却不由自主地自动回放金希澈刚刚牵起他的手的回忆,越想越神奇。

虽然直到现在还是感到诧异,却一丝排斥的想法都没有。

而分心的结果就是在要下课之时被教授要求到他办公室。

他虽然不能特别算是什麽资优生,可是一直以来也都是规规矩矩的,他有些懊恼,怎麽就因为金希澈分心了呢?待会还得要和同学借笔记来抄。这是他求学生涯裡第一次被叫去办公室,敲着门的手也因为紧张而有些发抖。

教授应了声请进,他也就开了门入内。

教授推下眼镜,办公桌上叠了好几本的日文原文书,他挺不在意的推开来,向朴正洙比了个手势请他坐在椅子上。

“怎麽了吗?上课难得见你分心了。”教授说。

朴正洙摇了摇头,轻声说不好意思。

教授浅浅笑了一下,”别那麽拘谨,找你来不是想和你说这个的。”

“其实最近学校有个新的合作计画,虽然主要是针对大二的学生,但我想要优先推荐你。”

“我们学校不是在大三跟大四时都会提供一些名额让学生去日本进行当交换学生吗?时间为期一年的那个。”

他点点头,学姊就是参加这个计画。当初学姊也有询问他要不要一起报名看看被他婉拒了。并不是他对自己没自信没办法通过笔试与面试,只是他没办法丢下才刚搬来与他住的东海就去日本一年。

“当时我很纳闷你怎麽没有报名,我想以你的能力要通过笔面试是没有问题的,后来无意间得知了大一中文系的李东海与你是手足关係。”

教授停顿了一下,”不好意思,不知道这会不会让你不适。”

“不会的。”他说。

“我私自猜测你是为了照顾刚入学的弟弟才不愿报名的,也担心着等你大四时会因为一年时长太久再次放弃这个机会,所以得知这个计划时才会想先问问你的意愿。”

“其实与针对大三大四生的那个计画没有什麽差异,不过因为名额比较少也就直接给予教授权力来推荐学生了,另外时常比较短,半年而已。”

教授指了桌边的纸,”上面有比较详细的说明,你回去看完后能好好考虑,但尽快给我答复,时间上有些紧凑。”

朴正洙拿起了纸,和教授道了谢,看了一眼手錶,距离六点和金希澈的约还绰绰有馀,他想先去向同学借上堂课的笔记。

可是脑中的思绪却不自觉的漂到远方,要是金希澈知道了会有什麽样的反应呢?

11

金希澈到咖啡厅时已经要七点了,想赶紧向朴正洙道歉,却又不忍心打断他。

朴正洙戴上了圆框眼镜,被勾勒出一丝干练的感觉。他的桌上摊开着课本与字典,而快见底的咖啡放在一旁。一看课本便能清楚主人的认真,裡头钉满了补充讲义,本来就已经不算薄的书本看起来更具有重量,而字典更是贴了许多注记用的便贴。

他刚好正在查单字,翻起字典来娴熟而快速,轻轻将上头的单字圈起来,视线一转又动笔在课本抄写。

与其说不忍心打断他,不如说是他私心不想打扰这画面的和谐感。

“不好意思,那位客人……?”

被咖啡厅店员的询问声吸引注意后,朴正洙从书本中抬头,随着店员的视线飘向金希澈身上,而和朴正洙对视到的金希澈这才意识的店员说的”那位客人”是自己。

“他是我朋友。”朴正洙轻声向店员说道,挥手示意金希澈过去他那桌。

“怎麽来了都不说话?”他问。

“嗯……你要不要猜猜?”

朴正洙没由来的想起那隻经常在他家附近出没的猫,每次看见都是慵懒地躺在马路上,想伸手摸摸牠头时又总会逃开,微眯起来的眼神就像是在告诉他又没成功碰到牠一样,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摸过那隻猫。

调皮的模样就像眼前的金希澈。

“才不猜。”朴正洙有些赌气的说,顺便连着没成功摸到过猫那份的小不甘心一起。

金希澈也见好就收,大概是他有着别心,朴正洙的一句才不猜,硬生生在他听来有着撒娇的意味。

“看你认真,怕打扰到。”

“少来了。”朴正洙没多分心思给他,他把眼镜拿下来,伸了个懒腰又揉揉眼睛,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金希澈装作思考的样子,”不然这杯咖啡我请你?”

朴正洙翻了个白眼,”希澈呀,你不能开咖啡厅啊,要是客人赖帐怎麽办?”

他才想到咖啡厅都是得先付款的。

好在他脑筋转的快,金希澈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如果别人赖帐就报警,你赖帐的话就抱紧处理。”

朴正洙愣了一会才意会金希澈的双关语,倒也不恼,眼睛眨了眨,看起来单纯的很。

“你要是抱紧的话,就换我报警了。”

金希澈,败。

12

金希澈带朴正洙去学校附近的小山,说是要看夜景,要去视野好的私房景点那边,拿着手电筒走小路一阵子都没有什麽收穫。

景点没找到,夜景没看到,手机没讯号。

“希澈,再过去的话就不好下山了吧?”

“可是……”

朴正洙没理他,在旁边的椅子下坐着,小路没被特意整理过,会有椅子在估计是其他人留下的。

“希澈,你不觉得在这边坐着也挺好的吗?”

“总觉得没到那边有点可惜。”金希澈举着手机挥呀挥的,”李赫宰那小子,说什麽不用走多久,结果到现在也还没到。”

“李赫宰?”朴正洙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却突然没想起来。

“就是早上带东海走的那个人,你不知道吗?”

朴正洙的记忆这才被抓回一点,”蛮常听东海说到他的。”

“正洙。”金希澈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他脸色,”赫宰可能和东海好上了。”

“又没什麽。”朴正洙说,”我相信东海看人的眼光。”

看金希澈一副还想说些什麽的样子,他继续说,”你弟弟还我弟弟?”

“我学弟嘛……”

“我当哥哥都不多想了,东海又不是小孩子,金学长不用担心那麽多。”

“啊。”朴正洙突然提高点音量,”说起来我们都是大三的学生,你怎麽跟我说你是作家?”

金希澈顿了下,才恍惚想起自己说过这件事。

“说作家其实有点太过了。”金希澈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偶尔会写同人文而已,当时怕被你知道总在翘课等你,才这麽说的。”

“还以为你又骗我了。”朴正洙笑说。

“嗯……”

“嗯?”

“正洙啊,有件事,不是骗你,但你可能一直这样以为。”没等朴正洙反应,金希澈接着说,”虽然搭讪是偶然的,也不知道你是东海的哥哥。”

“但是,我不是一见锺情的。”他说。

13

金希澈其实早在大一入学的时候就知道了朴正洙的存在。

虽然他是中文系,但只是纯粹填错科系,他原本是想上日文系的,却误打误撞上了中文系,而转系至少得要撑过一个学期。

教授在第一堂课在黑板上面写了这句中国俗语:既来之,则安之。

教授说,这句话有两个意思。它的原意是,既然已经招揽来了,就要把他们安顿下来,我也就年年用这句话告诫自己。而它引申的意思,是我要送给每个同学的,既然都已经来了,就要坦然地接受。我相信不是每个人都是自愿到中文系的,日后有转系的同学我也不会多作为难,但希望我们能在这学期好好相处。

金希澈在心裡默念三次,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则安之。

然后他就翘课到日文系旁听了,反正文学院都是同栋楼。

那节课正好是要自我介绍,他就在角落默默的听着,同时也羡慕着这些人。

而他对朴正洙印象太深刻了。

前半段简单的个人介绍他也没多听,他是被后半段吸引到的。

他说,他并不是自愿来日文系,是不小心填错的。

全教室的人都有些讶异他的这番话,每个科系裡头都会有这样的人,也不少会熟了以后在私下和三五好友聊聊自己当初的错误,但像他这样大方的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出来,也不像通常讲到填错系时会带有抱怨的心态,真的就很少了。

他接着说,虽然是这样,但是他不会转系,会努力让自己多接触并找到兴趣的地方进而更喜爱日本文化,请多多指教。

在他轻轻带起梨涡笑的时候,金希澈下意识的为他鼓掌,其他人听到了掌声,也跟着一起拍手,直到下一位同学上台。

既然之,则安之。他才了解这句话的意涵。

他之后就不翘课了,也打消了要转系的念头,不过在没课时偶尔还是会去日文系旁听。

而在他印象中,从来没看过那个人上课不专注过。学生们通常都会在老师不注意时有些小动作,国小的时候可能与同学传纸条,国中时是与邻座聊天,高中时则在抽屉裡偷偷滑着手机,让许多的老师头痛的很。而到了大学,许多教授也不管这些行为,毕竟都成年人,该有的自制力也要有,更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有人选择了翘课,有人选择让别的诱因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而错过课堂的内容,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后来他有次被日文系的教授注意到他常常来旁听,稍微聊过以后,无意间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

“你和正洙一样,虽然当初都是填错了科系,却都用很好的态度面对。你要知道,其实自己的学生转系了多少都会有些挫败感。”

“正洙?”他问。

“朴正洙,他和你的情况很像啊。”教授笑说,”你们有机会可以认识的。欢迎你之后继续来旁听,但可别耽误到自己的本科啊。”

“谢谢教授。”金希澈说。

他悄悄记起了这个名字,直到那次无意在地铁站遇到朴正洙后,总算鼓起勇气第一次和人搭上话。

14

“希澈,不得不说,你搭讪人的方式真的很怪。”朴正洙说。

金希澈耸耸肩,不怎麽在意朴正洙很怪的评价。

“反正我现在都认识你了。”金希澈笑说。

……朴正洙无法反驳,只能有点僵硬的转移话题。

“那既然你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为什麽那时候还要再问我一次?”

“不然会多像是变态啊。”金希澈说。

朴正洙没多回应,他现在有点感谢天色已经暗了,否则也许他脸红掉的事实会被金希澈发现。

“虽然没能到赫宰说的那个地方看夜景,但是能和你一起现在坐在山裡看头顶的月亮也不错。”

朴正洙顺着金希澈的目光看向月亮,他很久没有那份心思去赏月了。

“今晚的月色真的好美。”朴正洙说。

“正洙?”金希澈有些讶异的看着他。

朴正洙才发现自己脱口说了什麽,这下金希澈真的得要发现他脸红的事了。

但意外地,金希澈没有多做反应。

“闹你玩的,我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金希澈说,”今天晚上月亮真的很漂亮。”

朴正洙吸了一口气,”希澈,我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嗯?”

“教授说有个去日本留学的机会,大概半年。”

金希澈噗哧的笑了出来。

“笑什麽笑。”朴正洙有些没好气的说,亏他还没和东海说之前就向金希澈说一声。

“正洙,你是在询问我的同意吗?”金希澈没打算给朴正洙反驳的机会,故意用着怪声调继续说下去,”就算你在日本我也没打算放过你的,得要有心理准备了。”

朴正洙被金希澈逗笑了。

而金希澈想,他要打脸自己了,说什麽今晚月亮真漂亮。月亮再漂亮也好看不过朴正洙。

“嗯,做好心理准备了。”朴正洙说。

15

后来和东海说的时候朴正洙少不了被嚎了好几声,但也没有收到什麽任性的要求,他当然知道东海只是在对自己撒娇。

而教授说的时间紧凑也不是夸饰,朴正洙就要飞去日本了,在起飞前一晚收拾行李的时候,莫名奇妙李赫宰和金希澈都跑到他家来。

“东海啊,半年以后,可别让我看到我的房间都放满赫宰的东西。”他淡淡的说。

李东海的脸蹭的一下就变红了,喊着哥在乱说什麽东西,手劲对朴正洙也没收着,被在一旁的金希澈给打回去。

被金希澈打回来李东海也不闹,看着自家学长跟哥哥肉眼可见的关係变化,可疑兮兮的笑了一下又逃到李赫宰的身后去。

结果受害者直接就变成李赫宰了,被金希澈用关爱的笑脸看着的经验怎样都说不上是好的经验。

天知道希澈哥是怎麽用他好看的脸笑得那麽让人心惊胆颤的。

好在金希澈没把注意力继续放在他身上,他在看到朴正洙要将衣物放入白色的背包时阻止了他。

他把自己的红色背包拿下来,然后将朴正洙的白色背包背起来。

朴正洙意会的笑了,”不是说红色的比较好看吗?”

金希澈也不彆扭,”人在外面总得要有什麽东西扣押在我这边。”

于是他们两个收穫到了两个在旁边偷笑的弟弟们。

金希澈直接随手扔了枕头过去。朴正洙在一旁也不阻止,就只对着李东海笑着。

李东海的眼力见总算上线了,拖着李赫宰还抱个枕头就是往朴正洙房间门外跑。

“怎麽办,正洙,你今晚没有枕头了。”金希澈故作担心的问。

“你是故意扔个枕头给赫宰的吧。”朴正洙说。

金希澈也不否认,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朴正洙。

“那麽,只好难为希澈当我一晚的枕头了?”

“乐意之至。”

END

和大学相关的一些说法(排课、转系……),不够准确,请别当真

谢谢阅读

评论 ( 11 )
热度 ( 107 )

© 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