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凛】雨

下雨了。

朔间凛月从练习室的窗外望过去,地板慢慢地被雨打成了深色,逐渐变大的雨势带着一滴一滴坠落在地上的声音刺痛了他的耳膜,难得小濑不在的时候可以睡个香甜又安稳的觉,却又被打扰起来,烦躁感堆积在心裡头。

「凛月前辈,这个时间点起床真是少见呢。」刚刚还专心看着舞蹈影片学习的小朱,注意到他从沙发中起身,拿下了塞在耳朵的耳机对他说。

他随意的转了一下头顺便伸了个懒腰,「嗯,被雨声吵醒了。」

「凛月前辈不喜欢下雨吗?」

喜不喜欢?他没有特别想过这个问题,与其说是不喜欢下雨,不如说是不喜欢下雨带给他的感受,如果只是雨水降落在地面上的这个过程他倒是没什麽感觉,在雨天外出的确是不方便一些,踩到水漥导致溅溼鞋子也不是个多好的体验,但都不足以让他不喜欢下雨。

而所谓的感受,是寂寞。

「如果是因为被雨声打扰睡觉的话,可以考虑戴上耳机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哟?我能和凛月前辈推荐几款我觉得还不错的耳机。」

他摇摇头拒绝了提议,看到有点垂下头的小朱感觉就像是得不到主人摸头的小狗一样,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比较有学弟的样子,平常对着他发牢骚王又不见啦、王写谱又写到了牆壁上……简直跟小濑在碎念的时候有八成像。

「小~朱、和我推荐不如去和小濑推荐呦?他比我更常用耳机的。」

不出意料的,眼前的人一下就抬起头来,说就包在他身上吧。

和小朱的閒聊告一段落后,刚好小朱的管家也打来说已经到校门口,练习室变得只剩下他一个人,即使想尝试再度入眠却又忽视不了雨声的存在。

回家好了,朔间凛月想。就算今天是星期四。



雨滴掉落在伞上,在慢慢滑落地上。

好寂寞阿,连观察每滴雨是怎麽滴下来的都成了排遣回家路上的乐趣了。真绪刚刚传讯息和他说今天没办法陪他回去,为了讨论Trickstar的活动拖得时间比较晚,他不放心那麽晚了让小杏一个人回家。

那真~绪就放心我一个人回家吗——

其实他也不放心这个时间点让小杏女孩子一个人回去。更清楚青梅竹马虽然总抱怨着麻烦、却不会坐视不理的老好人习惯,只是单纯想逗逗他而已。

抱歉啦,小凛也快回去吧,今天是星期四呢,朔间学长会在家等你的吧?

发送一个做鬼脸的贴图后就顺手将萤幕关掉。只是个真绪在说些什麽呀。

他抬头看一眼天空,他知道下雨的形成原因是云朵再也承受不了重量,可是他更愿意相信的说法是天空在哭泣,什麽的理论说法都只是不识趣的人在为了天空的悲伤找藉口而已。是天空在为了每个寂寞的人在哭泣啊。

不然怎麽能解释那天、今天都下雨了呢?

不知不觉的加快了脚步,想回家的感觉特别强烈。



喀哒。门锁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自从父母在兄弟两人都上高中以后便经常待在国外了,而星期四是一周裡面唯一一天说着我回来了会得到回应的,也是唯一一天不需要自己开灯的。

没有人,没有温度。安静才是最吵的声音,更胜过于雨声。

偏偏是今天。

既然如此,为什麽不要都不回家了。刚刚因为雨而感到烦躁感好不容易藉由和小朱的谈话稍微褪去了些,却又在此时浮上心头,甚至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向。明明曾经说过星期四一定会先到家的。

「因为不想错过凛月的每分每秒,在星期四的这天一定会比凛月更早到家的。」

骗子。和小时候一样。做不到的话为什麽在当初要做出约定。

朔间凛月想起来了那天,那是他第一次和朔间零分房睡的夜晚。



父母在厨房讨论着什麽事情,和他一起在餐桌上进食的朔间零也难得的沉默寡言,家裡的气氛沉闷的可怕。

「哥哥……是凛月做错了什麽事情吗?」他小心翼翼地发问。

朔间零愣了一下,赶紧夹了个菜就往他的碗裡放,脸上还是微笑着,却让他感到陌生。

「没事的凛月,大概只是父母在讨论一些事情,等等就来和我们吃饭了。」

结果最后那一顿晚餐父母最后也没和他们一起吃。

父母从厨房出来后朔间零已经在沙发上唸好几个故事给他听了,桌上的菜早就凉掉了却也没人动,母亲叫零先进去房间裡准备,同时也示意先父亲回到书房,原本想跟着哥哥一起进去的,但却被母亲叫住了。

「凛月,母亲有些事想跟你说。」

朔间零摸了摸他的头,把他抓住他衣角的手轻轻的挪开了。

然后母亲和他说,明天哥哥就要去国外留学了,会去母亲的亲戚家住,时间还不确定,视零在国外的适应情况调整。

「凛月长大一点后,也能和哥哥一起去国外的。但在那之前,凛月要好好学习独立了,这样零在国外也才能放心好好加油的。」

母亲在抱了他一下后就往他们的房间去了,刚刚对哥哥说的准备大概指的是行李吧。

所以,要和哥哥分开了吗?

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且不是从朔间零嘴裡得知的。

「哥哥绝对不会和凛月分开的。」朔间零对他做出过这样的约定。

难过、不甘、被背叛的感觉在心裡交集着,混在一起后逼出了眼泪,恍恍惚惚的哭累了也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一次睁开眼是被父亲摇醒的,父亲说母亲已经帮零整理好行李了,现在零在房间裡,凛月好好的去和哥哥说再见吧?

他拒绝了。大概是意料之内的回答吧?父亲没有什麽表情,继续问了他要不要先去客房睡,在客厅容易感冒。

他点点头,那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和哥哥分房睡。



记忆到这裡停止,朔间凛月发现自己的眼眶又溼了。

今天和那天晚上的一样,外头滴滴答答的下着雨,什麽声音都像是雨的陪衬。

还能坦率的叫出哥哥的日子裡,因为下雨而感到烦躁的时候,朔间零会温柔的摀住他的耳朵。

「凛月,下雨是天空在为了别人的寂寞哭泣,每个人都会寂寞的。」

「哥哥也会寂寞吗?」

「会呀,凛月不在哥哥身边的话。」

「如果哥哥也会感到寂寞的话,凛月会试着包容下雨的。」

一台车开过去渐起了不少的水花,旁边有个女生对着那台车破口开骂,雨滴砸在遮雨棚上发出了低沉的咚声,有人穿着雨鞋发出响亮的啾啾声往未知的方向离去了,还有人独自碎语真讨厌下雨天。

滴答滴答。

世界是那麽吵,也是那麽安静。



朔间凛月蜷缩在玄关的角落,灯也没打开,朔间零一进家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情景。

应该是睡着了。

「凛月,在玄关睡觉会感冒的。」他伸手摇了一下没被外套而暴露在冷空气中的手臂,突然想到自己的体温大概还带着外头的寒气,赶紧将手缩回来,却已经来不及了。

刚刚还在睡梦中的人抖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眼皮,却和他对到眼神后迅速的转头迴避。

他没有漏掉朔间凛月红肿的眼角,还有泪痕。

「凛月,怎麽哭了呢?」他赶回家的路上想了很多凛月会有的反应,可能早就已经回到房间内睡觉,或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今天是星期四,甚至有一点期望,会不会在客厅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抱枕边看电视等他回来呢?

唯独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这个情况。

「别管我。」朔间凛月起身就要离开,斜眼偷看了一眼后方朔间零,才注意到他浑身湿透,手边还提着一个纸袋,这下换他愣在原地了。

他认的出来那个纸袋是来自于他们小时候父母经常带他们一起去吃的甜点店,听说是父母相识的地方,距离家裡很远,以前总是开车过去的,从朔间零开始出国留学以后,父母也经常相继出国,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去吃了。

「对不起啊凛月,哥哥又违背约定了。」

「吾辈今天听薰君说那间甜点店,汝还记得吗?小时候和父母亲经常一起去吃的。那间甜点店出新品了,薰君正想带着小姑娘去吃呢,吾辈记得汝很喜欢那边的甜点的,就想过去帮汝买,搭车回来后却发现下雨了,吾辈忘记带雨伞,原本想等雨停在回家的,但等了一会感觉这雨今晚是不会停了,才跑回家的。」

「蛋糕吾辈尽量保护了,没有溼的,汝愿意吃吗?」

朔间凛月转身离开。

毕竟是自己擅自做出约定却又毁了。朔间零想。

把蛋糕准备冰进去冰箱的时候,他感受到头上被扔了一条毛巾,背后多了一丝丝温暖。

「你是笨蛋吗?」闷闷的声音传过来。

「吾辈是笨蛋啊。」他笑着说。

「为什麽不用手机先跟我说,虽然我不太会用那种东西……看讯息跟接电话还是会的。」

「吾辈不怎麽在用那种现代人用的玩意儿,结果需要的时候发现已经没电了,果然以后要好好和小狗学了呢。」他听到凛月笑了。

「我想吃蛋糕。」朔间凛月伸手隔着毛巾乱揉一通他的头髮,他也没阻止,等到凛月揉的开心后停止动作后才转身,轻轻将手复盖在凛月的耳朵上。

「凛月今天很寂寞吧?不然天空的雨怎麽下的怎麽大。」

朔间凛月没有反应。

「今晚和哥哥一起睡吧?就和以前一样?」

朔间零看到朔间凛月轻轻地点了点头。

而朔间凛月想,要是之后小朱在问他喜不喜欢下雨的话——

他一定会回答,很喜欢的。



*后记:谢谢提供梗的 @紅燒花花

很久没有写合奏的同人了,写自己的本命CP也是初尝试,能得到你的喜欢就是我最大的荣幸

评论 ( 15 )
热度 ( 75 )

© 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