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泉】模特

朔间凛月第二次遇见濑名泉的时候正是濑名模特生涯彻底破碎的那天。

其实他对濑名的印象大多都是从别人口中建筑出来的。他对模特圈不太了解,毕竟他只是不想继续和类似哥哥的存在的那个人在同个屋簷继续生活才会去报名入选后会提供宿舍的模特海选,但当初在选拔的时候他听到很多人被问到为什麽想来当模特的问题,即使详述人人不同,濑名泉的这个名字还是出现频率高的会让人潜意识记住。

实际上朔间凛月第一次见到濑名泉是在参访前辈工作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事前沟通不善的缘故所以濑名没有收到会有后辈来参访的通知,小助理一脸苦瓜的跟濑名道歉,濑名看都不看他一眼,用馀光瞥了后辈们,什麽话都没说,喝了口水便带着公式化笑容继续去工作。很清冷的一个人,朔间凛月想,明明是一个笑起来那麽好看的人,好脸色却都只给了无生命的镜头,但无疑的是他在工作上的表现是值得成为别人憧憬他的理由的,也难怪在海选那天他的名字那麽常被人提到。

但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朔间凛月完全刷新他对濑名泉的第一印象。那是理应除了他以外大家都该沉睡的时间点,他还在努力适应与生带来的时差,无法入眠的夜晚他想去宿舍交谊厅的饮料贩卖机买瓶碳酸饮料,意外看到了在旁边气急败坏的濑名泉,即使他努力压低着声音,却无法压抑住明显的怒气与毫不客气的尖酸语气,朔间凛月也不避讳,直接在饮料贩卖机投入零钱,买了罐碳酸饮料就在沙发上坐了起来,濑名泉狠狠瞪他一眼,示意他赶快离开。结果朔间凛月倒是视若无睹的从口袋裡拿出耳机跟手机,坐在一旁开始打起音乐游戏,打了好几回合使得机体都开始发烫了,即使戴着耳机还能够传来的声音才终于逐渐不再响起,濑名泉像是脱力一样拿着已经变成黑屏的手机在他身旁坐下,见状朔间凛月将耳机拿下,去饮料贩卖机买了罐水递过去。

「你是前几天来参访我工作的后辈吧?朔间?想要巴结我这个前辈可是来不及了呦?我在几秒前可是把我作为模特儿的资格都赔进去了。」濑名泉大方地接下了朔间凛月递过来的水,轻轻地笑了起来。

坐在他隔壁的人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不要叫我的姓氏,濑名前辈?我可从来没这麽想的呦,倒是一向以严格自律出名的濑名前辈怎麽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边和人吵架?」

「那你也不要假惺惺地叫我濑名前辈好了,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会尊重前辈的人呀,睡间?」朔间凛月明显对于这个名称很满意,往濑名泉身边靠了一点,拿着碳酸饮料敲了下他手上的冰水,「好的,小濑。」

然后濑名泉开始和朔间凛月说起那通电话的内容。

原因是和朔间凛月同梯次进来的那个金髮绿眼模特,面试模特的视频被别的经纪公司高层给看上了,希望他们社长可以让那个孩子陪他吃顿饭,这个消息因为一个知情人士不小心传错讯息而意外让濑名知道了,他从童星开始做起,难道会不清楚陪吃饭背后的意思是什麽?在事情还没让那个新人模特知道之前濑名便试图和人在国外出差的社长联络上,好不容易和社长秘书约到了社长会议间的空档,也就是现在的这个时间点了。

「社长很生气地跟我说,不要以为你红了一点就能和我商量这种事情,你在这个业界待不够久看不够清楚吗?泉,对方你惹不起的。」说到这裡濑名稍微停顿一下,喝了口冰水,压低声音继续说,「我当然知道我惹不起阿,超烦人的,可是惹不起也要惹呀,我绝对不能再眼睁睁地让游君受到第二次的伤害了。」

朔间凛月有疑惑了,他并不是不知道模特圈有潜规则,他可不是像是那些对模特圈有着美好憧憬才来参加海选的人,反正如果真的遇上了他大可以甩手不做。真正让他有疑惑的是,濑名泉的模特经历那麽多年,一定比他更加清楚模特圈的阴暗处,这种事情也相信他一定看得比他更多,怎麽可能会随便为了一个新人模特不惜拿着自己的前途去当筹码和社长谈判?

「睡间一定觉得为了一个新人模特断自己前途的我很蠢吧?」朔间凛月摇了摇头,眼神直直地看向濑名泉,「如果是小濑的话,肯定是有什麽自己的理由的。」说完后,濑名泉愣了,朔间凛月没理他接着说,「小濑可能不相信吧?毕竟我们才刚认识,但是阿,老爷爷可是阅人无数,不会判断错误的。」

先不提朔间凛月与外貌完全不符合的自称词,濑名泉突然觉得事情大概也没有这麽坏了。手上的冰水正好也没了,他站起身将空瓶丢入一旁的垃圾桶。

在离开以前,他看着已经戴上耳机的朔间凛月,悄悄地说了声谢谢。

朔间凛月原本想,凭藉濑名泉的知名度,就算想要冷冻他经纪公司还得小心着在外头敏锐地抓着每条消息好大做文章的周刊媒体,而且粉丝也会因为对于濑名许久未出现在镜头上而感到疑惑,自然不会待濑名差太多,好歹濑名为经纪公司所带来的收入也不少,也能说得上是目前公司在主捧的对象,甚至听说已经在计画让他往别的领域发展。

但事实证明他把演艺圈想的过于美好了。

濑名的阻止有奏效,公司提防着他会不会将这件事情闹大,毕竟是知情人士将这个讯息传错,相信濑名一定保留着对话纪录,不然也不敢贸然拿自己前途来和社长谈。一般来说这种事情在演艺圈几乎是见怪不怪的现象了,即使已经是明确知道是哪间经纪公司旗下的哪位艺人跟哪个政商高层有染,和媒体爆料也只会不了了之,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根本一点报导的价值都没有,想带风向都无法炒作起来;可是有证据的话完全就是两回事了,舆论的力量至少可以在娱乐版掀起一阵风波,头条挂个两三天几乎是保证了,对经纪公司来说当然当事人的未来并不是重点,而是在社会压力下出来召开记者会能否成功平息事件或是转移焦点。就算真的事件非常顺利的逐渐平息了,公司形象也会因此而受损。

所以公司至今都还不敢将那个受到濑名保护的模特交出去,但损失可以说是直接地反映在濑名的工作上,工作还是有的,但明显就是有要冷冻濑名的意思,原本应该给新人在小杂誌上刊登写真等等的零碎工作,全部都丢给了他,一组照片不到五张,对销售量也不会因为他的知名度而有太多的影响。而且公司自从有意冷冻他起时便已经在公式推特上推文说明濑名是因为身体因素,工作量将会减少。虽然在推文发布后网上对于他「身体因素」的真正原因有了多种的臆测,可是终究是敌不过时间的,粉丝也是喜新厌旧的。

当事人面对公司的恶意刁难一声都没吭。工作即使零碎濑名依旧是维持和以前一样的水平完成。但随时间走着,即使公司没特别指示工作人员大概也能差不多在心中拿捏个底,对他自然不会和以前一样客气。

至于朔间凛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底。他和濑名泉的关係从那天起便好了些,但他们也都不是多话的人。只是偶尔在濑名没工作、他犯睏偷懒的时候,总会不约而同的到了交谊厅,未必会多说几句话,更多的时间是濑名静静地看着时尚杂誌,他睡着他的觉,也就打发过去一天。

而这样平衡关係被打破是起于朔间凛月的工作变化。

朔间凛月的工作越来越多,如果是多人一起的摄影他还能先躲到交谊厅睡上一觉,虽然濑名总会嫌弃他当模特就要乖乖去拍摄现场等轮到自己才对,却也没有真正的赶他走过,总是等到工作人员来找他时才把他从沙发上拖起来,可是现在大多都是个人的工作邀约,连偷跑的机会也没有了,等他工作结束后交谊厅的灯也早就暗了,裡头自然一个人也没有。

连着好几天在白天的长工时又高强度的工作,甚至在夜晚都感到昏昏欲睡,朔间凛月好不容易有天回到宿舍的时间还来得及赶上月九,看到濑名泉坐在沙发上滑手机简直心情不能再好,直接整个人就往濑名身上挂了上去。

「小濑,好久不见啦,老爷爷我最近可是很努力在工作呦,不称赞我一下吗?」语毕还在濑名泉颈边哼了两声,搞的濑名有点痒了,一手扒着朔间凛月就是要把他从身上给弄下来,结果对方像个无赖一样完全不理他,挂在他脖子上的手又收紧了一些,濑名也放弃挣扎,就放任他将自己当成支架继续拿起手机刷新推特。

朔间凛月看着濑名泉没什麽反应,倒也有些无聊,头凑过去看他滑着推特,突然明显感受到濑名愣了一下,手指停止继续滑萤幕的动作,推文中照片上的人朔间凛月也不陌生,是濑名护住的那个模特,他拿着封面是自己的杂誌腼腆的笑着,濑名盯着那张照片很久很久。「小濑?」他轻轻唤了一声,坐到濑名的身边与他对视,身旁的人才有点如梦初醒的看着他。

「睡间,你觉得现在游君过得好吗?」濑名问。朔间凛月顿时有点语塞,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濑名泉,即使是在他们第二次见面那天他把自己的模特生涯给断了也不见他脆弱的姿态。「我不知道。」他这样回,「小濑,那你呢?你过得好吗?」

「游君过得好,我也就好了。」濑名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句话,更显得憔悴,朔间凛月终于忍不住问了,「小濑,到底是为了什麽能让你做到这种地步?」他看着濑名没什麽反应,继续发话,「连身为后辈的我都能感受到你在工作上的用心,在海选的时候也有听到很多人是受小濑的影响才想来做模特的,你一定一定是非常珍惜这个工作吧?」 

「为什麽要轻易的就这样为了别人放弃了呢?」

啪。

「朔间凛月,你懂什麽了?」濑名的力度说不上大,却也实在留了红印在他脸上,「别人?你知道游君是花了多少时间才有了勇气再回来模特圈吗?」说话的人声音逐渐染上了哭腔,「都是因为我……那时候没有保护好他……」

后来他听小鸣说,当他还是童星的时候其实和游木都是濑名的后辈,从小的濑名就很有观众缘,那时候便已经小有名气了,但游木不是,怕生又害羞,连拍个照片都得要哄他一阵子,有次跟一起合作的时候濑名看不下去,便像是哥哥一样教导他如何面对镜头展露出自己好看的一面,受到濑名指导的游木也渐渐进步了,大人们看他们相处的好,经常将他们的工作安排在一起,游木因此逐渐有人关注,而注重利益的大人也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逼着游木拿下了眼镜甚至更过分的要求,直到最后游木受不了而不再出现在镜头上,毕竟也都只是孩子,濑名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游木崩坏却也无法挽回。

「知道小真愿意回来后泉可高兴了呢,虽然他没有明说,但那个笑容真的是让人印象深刻阿,大概就是『没想到泉还能笑的那麽开心』那种感觉吧。」

听完鸣上说的话后朔间凛月才知道,到后来当他想伸手抹去濑名脸上的泪时他狠狠地拍开他的手,只留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在那之后他们也不再有交集了,无论他工作结束的或早或晚,交谊厅的灯也不会亮起了,恢復到了本来就是不该会有交集的平行线。

「破碎的鑽石,即使用快乾胶黏起来,也已经不再是宝物了。」

濑名泉是这麽说的。

「凛月,汝以前的经纪公司邀请汝去参加走秀,大概是想藉着汝现在的知名度来吸引注目吧,要去吗?」朔间零带着眼镜用起最近才学会怎麽使用的笔电为自家弟弟过滤一件件的工作邀约,被问话的人躺在沙发上将眼罩拿起懒懒地看向他,「这种事,兄长决定就好了吧?不要吵我睡觉阿。」

「不过濑名君好像还待在那间公司呦?」朔间零拿下了眼镜,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凛月不想藉着这个机会好好去和濑名君解开心结吗?」

「吵死了,兄长到底知道了多少啊,可要帮我好好回复阿。」语毕,朔间凛月戴上了眼罩,嘴角了露出表示满意的弧度。

*

「非常的感谢你,凛月就算已经名气那麽大了,还愿意回来参加走秀真的是我们公司的荣幸,但是无偿……是有什麽要求吗?」电话那头的人几乎是在朔间零将回复的信件寄出后就马上打电话来了,眼罩都还没有被温度复上又随即被主人拿了起来,他还记得那个人的声音,那时候打电话和濑名说话语气是多麽的不耐烦,对比起来的差异让他觉得很有趣,「嗯,不用想那麽多,小濑还在公司吧?我说濑名泉,让小濑和我一起同台就好了。」

「在走秀开始之前,我们先掌声欢迎朔间凛月,在场的大家可都算是凛月的后辈呦?得感谢他还念着以前的情分愿意无偿参加走秀,凛月可真是个有前途的孩子呀,不会忘本呢。」社长对着他笑了一下,朔间凛月也换上在演艺圈多年来训练出的公式笑容回应,其他人也应着这话掌声起来,他环视一下,都是他不熟识的新进后辈,公司的意图一看就很明瞭了。而旁边臭着脸的人格外的显眼,他往濑名的方向走了过去,在他还没说话前,濑名就抢在他先前发话。

「不会忘本呀睡间,还真是好久不见了,为什麽还要叫上我,超烦人的。」濑名哼了一声,朔间凛月没有理会他的嘀咕。顺便无视他讶异的眼神牵起了濑名的手,在他耳边用最温柔的嗓音说,「我才不是不忘本呢,我只是不忘人。」

朔间凛月牵起了濑名泉的手走上了舞台。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苑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