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泉】恶梦

吸血鬼在夜里感官更敏锐了。

朔间凛月感受到枕边人的不对劲,耳边的呼吸声明显变了调,他睁开眼睛往旁边看,濑名泉的额头复上了层薄汗,这在冷气房中不太对劲,大概是作恶梦了吧,朔间凛月心里想。他没打算叫起他,微微起了身拿放在床头的遥控器,将冷气温度降个几度,第一次他庆幸自己的体温偏低,他握住濑名泉放在枕边的手,在他耳边低喃着,小濑、小濑,没事的呦。

大概是听到呼喊了吧?濑名泉的眉头舒展了些,呼吸声也稍微平缓了些,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低温,他下意识往低温的来源挪了点,朔间凛月也不急,夜还很长,他抚摸着濑名泉柔软的头发,低头吻了下他的额头,过了好一会儿,身旁的人才缓缓睁开他的双眼,印象中一概冷酷的蓝色多了一丝迷惘,看起来像是个走失的孩子,那么的柔弱。即使柔弱的形容词绝对不适合濑名泉,谁都知道他是个自尊心高的人,不允许柔弱出现在别人给予他的评价之中,但只有朔间凛月知道,在好几个他被杂乱呼吸声所打扰起来的夜晚,那样濑名泉看起来格外惹人怜惜,当然他一定不会让他知道的,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

「小濑的呼吸声可是超大的哟?都吵醒我了,小濑要怎么赔偿我呀?」濑名泉想说些什么,但朔间凛月先打断了他,「这次我就先不和小濑计较了,但下次我在练习时间睡觉的时候可是要温柔一点叫醒我哟?」

「吵死人了……明明只是个睡间在说些什么呀……」朔间凛月只是笑了一笑,他也不期待从濑名泉口中能说出什么饶人的话,他没有挣脱他握住的手,手掌心所传递的温度是那么真实,这胜过了任何的言语。

「小濑我去帮你泡杯玫瑰茶?」在起身要下床之际,他感受到衣角的拉力,他回头看了一眼没对上声音主人的眼神,濑名泉背对着他,闷闷地说了声别走,朔间凛月想着他的小濑真是太可爱了,如果平常也可以那么老实就好,他伸手环抱住了他,轻轻地在濑名泉通红的耳边说,我在的呦,小濑,我一直都在的。

*後記:

這篇是獻給友人的小短篇,當初跟她說抽到蛇泉就要寫凜泉還願,欠好久啦,希望妳能喜歡。(意念艾特)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苑子 | Powered by LOFTER